READ IN ENGLISH

DLA Piper合夥人Kristi Swartz於2005年成為合夥人,當時的女性合夥人屈指可數。自那時起,投身法律界的女性人才顯著增加。Swartz撰文講述她如何從德克薩斯州來到香港,成為專注於金融科技領域的合夥人。

據香港律師會的最新報告顯示,現時持有執業證書之男女律師比例平分秋色。但據BusinessToday報導,2021年只有不足30%女性從事金融科技行業,擔任行政總裁職位的女性更不足5%。我決定自己的職業路向時,並沒有因性別偏見而妨礙我追尋理想。

我在一個典型的德克薩斯州社區長大。我由母親和外祖母撫養成人,這些堅強的女性榜樣堅定我追尋夢想的信心,令我下定決心要實現夢想。我懷著夢想前往英國和香港,先後獲得兩個司法管轄區的律師資格。我早年在不同國際律師事務所工作,之後加入Henderson擔任內部律師,並很快意識到小眾企業金融公司在這方面存在斷層,這啟發我在2006年成立Swartz Solicitors。我從「小律師行」轉到「大律師行」,然後又回到「小律師行」,並於2021年底加入DLA Piper香港辦事處。


延伸閱讀:2022國際婦女節:感謝同事、朋友和摯愛的5條訊息


我涉足去中心化金融(DeFi)和金融科技領域是我法律職業生涯的自然發展。我主要負責處理監管和合規事務,並一直熱衷於應對將新產品和概念推向市場的挑戰。我很榮幸自2013年起能與本港一些本地獨角獸公司合作,他們正值金融科技熱潮開始時來找我,他們相信我,我也相信他們,將他們的科技能力與我的法律視野結合起來,克服在高度監管領域中創新的所有障礙和挑戰。

當時我從事的法律、金融和科技市場均由男性主導,我認為正是我展現技能、知識和進取態度的時機。

我當時是一種不同的聲音,儘管我必須大聲一點,仍可讓人群聽到我的聲音。

我參與金融科技巡迴演講時作出最佳的證明。當時有評論指市場上只有很少女性參與者,在我上台演講之前,我僅被視作為了實踐性別平等而邀請的「象徵性」女性代表。擁有堅定的信念,並了解自己的能力,使我能夠保持臨危不亂、沉著冷靜,並準備好進行有意義的討論,能夠準確無誤地與小組討論成員、甚至主持人進行辯論!

在男性主導領域提升其他女性地位是我非常重視的事。我是30% Club香港分會的始成員。30% Club的目標是提高大眾對性別偏見的認識,並招募更多女性加入。我同樣是德克薩斯大學法律女性中心(The Center for Women in Law)狀元圈(Champion Circle)的活躍成員,經常與有意開展自己法律事業的年輕女性人才交流。

我一直秉持以身作則的座右銘,並經常回到我起步的地方,向其他人展示可實現的目標,(希望)為後起之秀提供啟發,使她們有勇氣作出大膽選擇。我也是Global Women Connect的董事會成員,Global Women Connect是一個總部位於香港的註冊慈善機構,旨在連接全球女性,並提供指導機會,讓學員了解如何發展自己的事業和技能。此外,我與香港婦女基金會密切合作,並很榮幸獲任命為大使。基金會開展了許多計劃,旨在縮窄性別差距,其中最特別的一項計劃是「Girls Go Tech學校計劃」。

我們今天身處的世界充滿機遇,隨著科技發展,未來的發展令人期待。

對於正躋身男性主導行業的女性同儕,我的建議是相信自己,做真正的自己。

只要相信自己的努力和自己的聲音,便可走得更遠。當然,亦要聽取具建設性的同儕建議。多年來,我遇到不少批評,有些是有益的,有些只是人身攻擊。記住妳是誰,以及妳可以帶來的貢獻。忠於自己,不要讓「大男孩」令妳失去信心。


延伸閱讀:國際婦女節2022:人力資源面對的最大DEI挑戰是什麼?


相片由撰文者提供/DLA Piper合夥人Kristi Swar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