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長遠支援措施方面,近半受訪者希望在工作時間/地點方面有更大靈活性(44%),緊隨其後是在疫情後獲得更多身體和/或精神健康支援(40%)。

隨著世界各地越來越多員工逐漸重返辦公室(無論是採取混合工作安排還是全職在辦公室工作),一份新報告闡述重返工作場所對員工幸福感的影響。

Lululemon第二年發表《全球幸福感報告》,當中訪問全球10,000名員工(受訪市場見下文),結果發現重返工作場所可提升員工的幸福感,但僱主必須實施持久的變革。

雖然幸福感的定義因人而異,但就本項研究而言,幸福感包括三大核心要素:

  • 身體健康:「感覺自己的身體健康狀況良好,有足夠精力完成想做或要做的事。」
  • 精神健康:「感覺自己的情緒穩定,有充足的心理準備,覺得正朝著過上充實生活的正確方向前進。」
  • 社交健康:「感覺與他人有聯繫,並能回饋社區。」

以下是僱主須知的三件事:

#1:已重返工作場所或將會全職重返工作場所的人,幸福感比間歇重返工作場所或完全不會重返工作場所的人高。

為何會這樣?根據調查結果顯示,這是因為疫情期間在家工作導致就業壓力增加。事實上,近九成轉為在家工作的受訪者或多或少出現以下情況:

  • 工作與生活平衡變差:43%(工作環境沒有改變的人:31%) 
  • 工作量增加:43%(工作環境沒有改變的人:31%)
  • 工作時身體活動量減少:33%(工作環境沒有改變的人: 22%)
  • 掛念與他人直接合作的社交往來:26%(工作環境沒有改變的人:13%)
  • 工作效率降低:17%(工作環境沒有改變的人:11%)

#2 員工同樣擔心失去私人時間和健康與安全。

逾半(53%)受訪員工尤其擔心重返工作場所會感染新冠病毒。按人口統計數據細分,千禧一代(55%)最為擔心,其次是X世代(54%)、Z世代(53%)和嬰兒潮一代(49%)。

與此同時,差不多比例(52%)的受訪者表示擔心私人時間減少。按年齡組別劃分,Z世代比例最高(69%),明顯高於千禧一代(55%)、X世代(51%)和嬰兒潮一代(34%)。

最後是另一組別 — 父母,三成育有13歲以下子女(33%)的受訪者表示,托管兒童是一個迫切的問題。

#3 員工期望「新常態」,表示僱主需要提供疫情後的支援

近半受訪者表示,希望在工作時間/地點方面有更大靈活性(44%),緊隨其後是在疫情後獲得更多身體和/或精神健康支援(40%)。,尤其是Z世代員工和在職父母。

疫情期間,兩者比例分別為46%和41%。

有趣的是,員工希望在疫情後獲得的支援措施方面,幾乎所有列出的支援措施的員工比例均略有下降,但希望在疫情後增加休假日數的員工比例增加了1%。 

整體而言,員工希望得到的長遠支援包括:

  • 清晰透明的溝通:31%的受訪者希望在疫情期間和疫情後得到這方面的支援
  • 健康和安全措施:分別有31%和27%的受訪者希望在疫情期間和疫情後得到這方面的支援
  • 工作相關費用的財政支援:分別有29%和27%的受訪者希望在疫情期間和疫情後得到這方面的支援
  • 就重要問題徵詢員工意見:28%的受訪者希望在疫情期間和疫情後得到這方面的支援
  • 員工休假日數:分別有28%和29%的受訪者希望在疫情期間和疫情後得到這方面的支援

撮要:澳洲、中國、日本、新加坡和韓國的幸福感情況

幸福感的主要驅動因素

澳洲

  • 「我大多數時間對自己充滿信心。」
  • 「我認為自己身體健康。」
  • 「我能夠有效應對壓力。」
  • 「我覺得自己有足夠精力完成每天要做的事。」
  • 「我覺得自己的情緒穩定。」
  • 「我能夠在工作/學校/家庭生活之間取得良好平衡。」
  • 「我經常有充足的睡眠,得到很好的休息。」

中國

  • 「我認為自己身體健康。」
  • 「我大多數時間對自己充滿信心。」
  • 「我覺得自己能夠妥善管理個人財務。」
  • 「我覺得自己有足夠精力完成每天要做的事。」
  • 「我覺得自己的情緒穩定。」
  • 「我的家庭很重視精神健康」
  • 「我經常有充足的睡眠,得到很好的休息。」
  • 「回饋社區對我很重要。」

日本

  • 「我認為自己身體健康。」
  • 「我能夠在工作/學校/家庭生活之間取得良好平衡。」
  • 「我覺得自己的情緒穩定。」
  • 「我覺得自己有足夠精力完成每天要做的事。」
  • 「我的家庭很重視精神健康」
  • 「我能夠有效應對壓力。」
  • 「我覺得在家很舒服。」
  • 「我致力與我關心的人保持聯繫。」

新加坡

  • 「我認為自己身體健康。」
  • 「我大多數時間對自己充滿信心。」
  • 「我能夠有效應對壓力。」
  • 「我能夠在工作/學校/家庭生活之間取得良好平衡。」
  • 「我經常有充足的睡眠,得到很好的休息。」
  • 「我正在實現我的財務目標。」
  • 「我了解自己的財務狀況,並有信心妥善作出管理。」
  • 「我的家庭很重視精神健康」

韓國

  • 「我認為自己身體健康。」
  • 「我覺得自己有足夠精力完成每天要做的事。」
  • 「我能夠有效應對壓力。」
  • 「我能夠在工作/學校/家庭生活之間取得良好平衡。」
  • 「我覺得自己的情緒穩定。」
  • 「我的家庭很重視精神健康」
  • 「我大多數時間對自己充滿信心。」
  • 「我正積極嘗試擴大社交圈子。」

影響幸福感的最大障礙

澳洲

  • 缺乏支持網絡(54%)
  • 壓力(52%)
  • 缺錢(51%)
  • 新冠疫情(48%)
  • 健康狀況(47%)
  • 缺乏時間(40%)
  • 缺乏知識(32%)

中國

  • 缺乏時間(62%)
  • 缺乏支持網絡(58%)
  • 壓力(56%)
  • 缺錢(52%)
  • 新冠疫情(51%)
  • 缺乏知識(45%)
  • 健康狀況(38%)

日本

  • 壓力(54%)
  • 缺乏支持網絡(49%)
  • 缺錢(44%)
  • 新冠疫情(42%)
  • 缺乏時間(38%)
  • 健康狀況(36%)
  • 缺乏知識(32%)

新加坡

  • 新冠疫情(66%)
  • 缺乏時間(54%)
  • 壓力(51%)
  • 缺乏支持網絡(47%)
  • 缺錢(43%)
  • 缺乏知識(32%)
  • 健康狀況(27%)

韓國

  • 新冠疫情(66%)
  • 壓力(60%)
  • 缺乏支持網絡(55%)
  • 缺乏時間(51%)
  • 缺錢(49%)
  • 缺乏知識(38%)
  • 健康狀況(31%)

對重返工作場所的憂慮,以及員工希望得到的支援

澳洲

  • 憂慮:暴露於新冠肺炎的風險(58%),私人人時間減少(49%)
  • 希望得到的支援:靈活工作時間/地點(40%),身體/精神健康支援(36%)

中國

  • 憂慮:暴露於新冠肺炎的風險(56%),私人人時間減少(55%)
  • 希望得到的支援:身體/精神健康支援(50%),靈活工作時間/地點(44%)

日本

  • 憂慮:暴露於新冠肺炎的風險(48%),私人人時間減少(47%)
  • 希望得到的支援:靈活工作時間/地點(33%),身體/精神健康支援(21%)

新加坡

  • 憂慮:暴露於新冠肺炎的風險(62%),私人人時間減少(52%)
  • 希望得到的支援:靈活工作時間/地點(58%),身體/精神健康支援(48%)

韓國

  • 憂慮:暴露於新冠肺炎的風險(61%),私人人時間減少(49%)
  • 希望得到的支援:靈活工作時間/地點(48%),身體/精神健康支援(48%)

調查方法 

《全球幸福感報告2022》研究於2021年10月13日至11月15日期間進行,受訪對象包括全球10,000名普通成年人。

這些受訪者來自澳洲、加拿大、中國、法國、德國、日本、新加坡、韓國、英國和美國,每個市場訪問1,000名受訪者。


圖片來源/Lululemon《全球幸福感報告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