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此外,香港行政總裁視內地為最重要的業務增長市場(78%),而中國在全球行政總裁(27%)眼中排名第二。

中國內地的行政總裁最關注疫情持續下的全球健康狀況,42%的行政總裁表示極度或非常擔心全球健康風險影響其公司未來12個月的業務增長。他們關注的第二大威脅是宏觀經濟波動(41%),包括金融市場波動、全球貿易中斷和通脹飆升,其次是地緣政治不穩(32%)和氣候變化(31%)。

與海外行政總裁相比,內地的行政總裁(22%)對網絡風險較少憂慮,而許多海外經濟體(超過50%)表示對這此威脅感到「極度擔心」或「非常擔心」。

這些結果來自羅兵咸永道《第25期全球CEO年度調研中國報告》,該報告亦發現,全球企業領袖整體對經濟增長持樂觀態度(77%預計經濟增長會有改善),比內地和香港行政總裁較為樂觀,兩地分別有62%和68%的行政總裁預計全球經濟會在未來一年有所改善。

然而,該調查是在2021年10月至11月期間進行,因此上述觀點並未反映Omicron變種病毒在中國迅速傳播、以及俄烏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所帶來的影響。羅兵咸永道這次調查共訪問89個國家和地區的4,446名行政總裁,其中180位行政總裁來自中國(143位來自內地,37位來自香港特別行政區)。

羅兵咸永道中國內地及香港市場主管合夥人梁偉堅表示:「過去一年,中國經濟在複雜嚴峻的國內外形勢下仍保持平穩復甦態勢。展望2022年,企業將要面對宏觀經濟波動、地緣政治緊張局勢、網絡風險、以及邁向『淨零』經濟的日益迫切需求所帶來的額外挑戰。」

香港行政總裁認為內地是最重要的業務市場

內地行政總裁認為美國(29%)、澳洲(24%)、德國和日本(23%)是未來12個月帶動收入增長的最重要海外市場。但在業務層面上,該調查顯示與一年前相比,他們對外部經濟帶動業務增長的依賴有所減少。

香港行政總裁視內地為最重要的業務增長市場(78%),而中國在全球行政總裁(27%)眼中排名第二。

至於優先境外投資市場方面,內地行政總裁未來12個月的目光瞄準亞太區(66%)、「一帶一路」國家/地區(50%)和歐盟(48%)市場,而香港行政總裁則計劃投資亞太區(69%)和東盟(46%)市場。

環境、社會及企業管治(ESG)與可持續發展:著眼於對社會的影響而非業務指標

為配合國家的「雙碳」遠大承諾,85%的內地行政總裁已作出(51%)或正致力作出(34%)「淨零」承諾。相比之下,分別只有22%和38%的香港行政總裁已作出或正致力作出此類承諾。

根據聯合國的定義,「淨零」意味盡量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達至接近零,任何剩餘的排放量會由大氣重新吸收,例如被海洋和森林吸收。

該報告列出已作「淨零」承諾的內地行政總裁的一些做法如下:

  • 93%表示訂立以科學為基礎的目標。
  • 逾半(58%)內地行政總裁將轉用可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益列為首要任務。
  • 其次是減少公司的廢物和用水量(56%),以及設計更可持續發展的產品和服務(52%)。

至於中國的ESG策略,羅兵咸永道指「仍主要受業務指標驅動,而非對社會或環境的影響」。

儘管市場對採用ESG策略的興趣日益濃厚,但大多數內地行政總裁表示,他們在國內的ESG策略主要建基於客戶滿意度、自動化和數碼化目標、員工敬業度指標等業務指標,而非對社會或環境的影響(如溫室氣體排放目標或性別代表比例)。

七成(71%)內地行政總裁在長遠企業戰略中制定與客戶滿意度相關的目標,其次是自動化和數碼化(58%)、以及員工敬業度指標(50%),這些非財務結果與日常業績掛鉤。46%的內地行政總裁亦將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目標納入其長遠企業戰略之中,以配合國家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承諾。

羅兵咸永道中國區域經濟主管合夥人張立鈞表示: 「隨著中國減少對國外市場的依賴,並著眼於區域經濟增長,中國商界領袖將能善用國內的豐富機遇。為確保可持發展的成果,內地行政總裁要將目光放遠,不應只著眼於短期財務指標,而要將ESG納入長期戰略之中。在新常態下,行政總裁不能再輕視可持續發展。」


主圖片來源/123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