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羅兵咸永道最近研究發現,獲取技術或基礎設施仍然是香港員工提升技能和未來工作前景的主要障礙。

在過去一年,長時間遙距辦公促使許多僱員提高其數碼技能,61%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準備學習新技能或進行再培訓」,而83%的受訪香港員工正接受公司培訓,以發展正常職責範圍以外的數碼化技能。不過,超過一半(55%)願意學習的受訪者則由於缺乏科技設備或基礎設施而受到限制。

約36%的香港受訪者表示在疫情前沒有足夠的數碼技能,但在疫情期間接受了技能培訓,51%的受訪者表示自己的數碼技能有所提升。

香港僱員認為培訓是僱主(76%)和他們自身(74%)共同承擔的責任,以追上不斷進步的科技步伐。

相比之下,在中國内地,接受調研的大多數僱員表示,中國創新的速度以及與技術的連繫對他們來説是一種生活方式,亦是中國員工的日常生活經歷。最重要的是,中國内地僱員廣泛使用科技設備,亦易於登錄寬頻或無線網絡等基礎設施,再加上企業文化和大量消費科技的運用,從而提高了整體數碼化水平和使用率。

員工的最大憂慮

新冠疫情加速了全球勞動力趨勢的轉變,員工對就業保障的最大憂慮是自動化可能取代人手工作,其中香港佔56%,中國内地佔51%,全球則為60%。

超過五分之二的受訪者同意傳統的就業機會不會再出現(44%),並認為技術的進步可能意味著他們的工作將在未來五年內過時(41%)。

在香港,自動化對就業保障的威脅可能更為深遠。金融服務是香港最大的行業板塊之一,而該行業在產品和服務方面迅速採用自動化。

25-34歲的香港人對掌握新技能最有信心。令人驚訝的是,最不自信的年齡層是18-24歲(69%)。在工種上,從事化學製品行業(100%),工業製造業(90%),消費品(90%)和酒店業(88%) 對此最有信心,而通信行業(25 %),航天和國防(43%),工程(64%),保險(67%)和教育(72%)的信心最低。

除數字技能(57%)外,香港員工最缺乏創業能力(44%),STEM技能(44%)和創造和創新(58%)。

遙距辦公

僱員希望日後可以繼續遙距辦公。對於能夠遙距辦公的受訪者,調研發現其中48%的香港員工大多希望遙距辦公加上部分面對面工作為理想的工作環境,而這一比例僅次於全球的72%。對於專業服務等行業而言尤其如此,員工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利用科技來遙距執行其工作。只有極低的19%受訪者希望返回大多數面對面的傳統工作環境。

不過,有61%的受訪香港員工表示,如果一定要作出選擇,他們寧願選取靈活自主性(「自行調控自身工作,自行決定做什麼及什麼時候做」),而並非受監督。相對而言,全球這一比例佔48%,中國内地則佔51%。更深入來看,當公司採用遙距辦公政策時,在疫情中工作的員工之體驗更為正面。

中國的僱主對未來的工作世界充滿信心,歐洲和美國則較為謹慎。在18歲至54歲年齢層的員工中,對前景感到樂觀的香港員工為44%,全球為50%和中國內地為73%。這是基於對「自信 — 我知道我會成功」的正面推論。全球56%的受訪者對長期穩定的就業則不太樂觀,相比之下,香港只有39%受訪者有此看法。

羅兵咸永道在2021年2月獲委任向32,517名普通公眾進行調研。調查對象包括職員、企業僱主、合同工、學生、尋找工作的失業者,以及那些休假或暫時失業的人士。在全球受訪者中,包括503名成員來自香港以及1,511名成員來自中國內地,當中涵蓋了不同的性別、年齡和工作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