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緊隨其後的是內地、台灣、印尼、印度、菲律賓和泰國,而全球排名前三甲的是冰島、荷蘭和丹麥。

根據美世《全球退休金指數報告》,新加坡的退休制度位列亞洲第一,並與芬蘭、英國和瑞典一同躋身全球前10名。繼新加坡之後,香港和馬來西亞分別排名第18位和第23位。其他亞洲國家/地區排名:

  • 第28位 — 內地;
  • 第34位 — 台灣;
  • 第35位 — 印尼;
  • 第40位 — 印度;
  • 第41位 — 菲律賓,以及
  • 第43位 — 泰國

而擁有全球最佳退休制度的前三甲國家分別是冰島、荷蘭和丹麥,這三個國家被形容為擁有「世界一流、可持續發展、穩健可靠、並提供良好福利的退休收入制度。」

排名主要根據三大指標計算每個國家/地區的退休制度的整體指數值,三大指標分別是:適當性(Adequacy)佔40%、可持續性(Sustainability)佔35%、以及整合性(Integrity)佔25%。「適當性」考慮福利、制度設計和儲蓄等因素,「可持續性」涵蓋退休金保障、總資產和政府債務,而「整合性」包括監管、治理和保障。

冰島、荷蘭及丹麥頭三位歐洲國家的評分分別為84.2、83.5和82,同獲A級。另一方面,新加坡的評分為70.7,取得B的評級,被認為是「一個架構完善的制度,擁有許多優點,但距離獲得A級評級仍有一些需要改進的地方。」香港的評分為61.8,取得C+評級,馬來西亞的評分為59.6,取得C評級,兩地制度被形容為「擁有一些優點,但也有需要解決的主要風險和/或缺點。不作出改進的話,長遠未必能夠可持續地行之有效。」

美世新加坡財富業務負責人Chong Chee Loong談及新加坡的退休制度時說:「新加坡的退休金制度是亞洲歷史最悠久、發展最完善的全國退休計劃之一,很高興看到該制度再次榮登亞洲榜首,證明該制度是區內首屈一指,令人充滿信心。」

特許金融分析師協會(CFA Institute)亞太區行業倡導總經理梁家恩表示:「雖然在新冠疫情期間,亞洲的表現相對大多數其他地區較好,但亞洲所有市場都急需改革退休金制度。我們的經營環境一直極具挑戰,利率處於歷史低位,在某些情況下,負收益率顯然會影響回報。政策制定者和行業持份者必須集體採取行動,確保退休福利適當並可持續發展。」

我們可以改善退休制度嗎?

該報告表示可以,要做到這一點,每個國家/地區均必須考慮如何:

  • 擴大私人退休金計劃的僱員(包括非標準僱員)和自僱人士涵蓋範圍;
  • 因應預期壽命增加提高國家退休年齡和/或退休年齡;
  • 提升較年長勞動力的參與率;
  • 鼓勵增加個人儲蓄,以減少未來對公共退休金的依賴;
  • 減少退休前提前提取退休儲蓄,以及
  • 改善私人退休金計劃的治理,增加透明度,以提高計劃成員和更廣泛社區的信心。

將該框架套用到每個國家,例如中國內地可考慮提高為最貧困老年人口提供的最低保障水平,或引入一項要求必須以部分額外退休福利作為一項收入來源。與此同時,印度可考慮將退休金計劃擴大至涵蓋無組織工人階級,或改善私人退休金制度的監管要求。

至於印尼可考慮擴大職業退休金所涵蓋的僱員範圍,從而提高供款和資產水平,或因應預期壽命不斷增加而提高退休年齡。而泰國可採取與中國相同的做法。

新加坡若想提升評級,Chong建議減少設立可扣稅企業團體退休計劃的門檻,並將中央公積金(CPF)的涵蓋範圍擴大至目前佔勞動力很大比例的非新加坡僱員。他補充說:「可進一步配合提高CPF成員領取退休儲蓄的年齡,以及加強向新加坡人宣傳CPF。」

馬來西亞可考慮提高家庭儲蓄水平,並降低家庭債務水平;而香港可引入保障離婚雙方所有退休金權益等的要求。

退休金性別差距

該報告的有趣發現之一,是所有退休制度都必須採取一系列措施以收窄退休金性別差距。這是一個與就業、退休金設計和社會文化多方面相關的問題,例如由於照顧家庭的責任,女性的就業生涯較短,或未能符合某些退休金計劃預設的最低收入或最低工作時間要求。

美世亞太區財富和投資業務負責人李子恩表示:「收窄退休金性別差距需要多方持份者的合作,僱主須致力確保兩性薪酬平等,個人亦要主動提高對金融理財的認知。我們的研究表明,無法解決性別退休儲蓄差距問題會增加企業的長遠成本,尤其在吸引和留住人才、以及履行社會責任方面,我們需要馬上採取行動。」


延伸閱讀:45% of Singaporeans surveyed have not started planning for retirement


圖片來源/123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