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職場出現上癮問題會造成高昂成本。據美國成癮治療中心發表一份名為《員工上癮成本》的白皮書表示,「物質濫用問題的特徵之一是工作表現下降」。

報告指:「吸毒或酗酒導致的認知、情緒和行為障礙,會影響生產力、士氣、甚至其他同事的安全。企業通常只衡量員工上癮問題對公司財政的影響,但也可能涉及其他較主觀的損失,可能會改變辦公室的整個生態。」

雖然該治療中心專門處理酒精上癮問題,但還有許多其他上癮問題,不僅對職場、對個人生活亦有重大影響。賭博、性、消遣性藥物、甚至處方藥上癮也是現代職場的潛在威脅,也會對員工和同事的生活帶來有害影響。

《Human Resources》獨家訪問The Cabin亞洲臨床負責人兼成癮專家Andy Leach,探討隱藏在現代職場的常見問題。Leach的團隊雖然常駐泰國,但亦有處理香港和新加坡門診病人的個案。

當性癮發作時,便能即時搭上辦公室範圍內不到五分鐘路程的某人來進行匿名性行為。

Leach說:「世界各地最常見的上癮問題是酗酒,香港一些最常見的包括酒精和可卡因上癮,賭博成癮在東南亞很常見,我們亦處理過很多性上癮的個案。」

他解釋:「提到性上癮,不僅指在工作以外經常尋求性愛,現時亦包括沉迷於通過手機應用程式來尋找對象的能力。」

「當性癮發作時,便能即時搭上辦公室範圍內不到五分鐘路程的某人來進行匿名性行為。這只是一個例子。」

Leach補充指無論是賭癮、毒癮還是酒癮,上癮者都會沉迷於下次何時能夠「過癮」,因而完全無法好好專心工作。

人力資源人員要留意的警號
儘管職場上出現的上癮問題有多種形式,但人力資源人員可留意許多明顯跡象來發現員工不對勁。

Leach說:「首先要留意時間管理方面的問題,我認為其中一項最先喪失的是守時的觀念。如果員工染上酒癮或毒癮,會開始變得越來越不注重個人儀容,而且會遲到、分心、工作效率不斷下降。」

「他們往往會偷偷摸摸打電話,午飯時間過長,行為變得怪異。如果是染上毒癮,他們可能會說『我只是出去一下5至10分鐘』,然後一兩個小時後再重複這樣做,前後很多次,當中可能很多次目睹其前往洗手間。」

出現上癮問題的話,其中一項最先喪失的是守時的觀念。

如果覺得一名員工看起來不對勁,即使無法明確指出問題所在,但建議相信自己的直覺。除了個人外表和儀容等較明顯的外在跡象外,他們亦可能表現出緊張或神經質,甚至可能有抑鬱的跡象,例如情緒波動、煩躁不安或感到絕望。

當懷疑某個員工有些不妥,或者甚至可能是員工主動前來求助,有效的溝通都是至關重要。

Leach補充說:「要做的是能夠坐下來,說一些類似以下的說話:『我留意到有些不妥,可能是我弄錯,或者你有任何解決不到的問題,你願意與我分享一下嗎?』」

Psynamo Group臨床心理學家Scarlett Mattoli博士同意指,人力資源部門與員工之間建立開放的溝通渠道,對於處理在職場浮現的上癮行為至關重要,展開較長久的對話極為重要。

「坦白說,最好的方法是事前建立保持良好聯繫的團隊,定期進行溝通,成員了解彼此的習慣,發生變化時願意與同事分享自己的觀察,制訂彈性開放的機制,或者是涵蓋整家公司的教育策略,讓員工了解警號,並能有信心地及早自行求診,以免事態失控導致時間、生產力、金錢(和)客戶方面的損失。」

上癮定義
「上癮」一詞通常指過量使用和/或失控地使用某種東西或過度從事某種活動,例如運動或使用手機。但「正常」使用和「濫用」有何區別?

Mattoli解釋:「喝咖啡、抽煙可以過量,並且有相關的案例,但很少僱主認為這些跟濫藥、酗酒、以及現今一般非工作相關的網上活動一樣,是需要正視的『問題』。」

她補充說:「有些(人)可以喝大量酒精但保持相當有條理。」

人力資源人員面臨的挑戰之一,是有時鑑於員工的角色,令人難以區分什麼是上癮行為,什麼只是其正常工作職責的一部分,例如在交流活動上與客戶喝酒應酬。

Mattoli指出:「一些員工『有需要』與客戶喝酒,因此很難斷定其是否(酗酒)。」

吸毒或酗酒導致的認知、情緒和行為障礙,會影響生產力、士氣、甚至其他同事的安全。

人力資源人員可以怎樣做?
對員工的上癮問題保持開放態度和同理心,對於幫助他們克服疾病至關重要。

Leach說:「首先要提供安全的空間和安全感,讓員工能夠安心進行溝通而無須擔心會失去工作。如果他們能夠實話實說,他們將得到所需的幫助。」

「根據我的經驗,絕大多數人繼續做自己正在做的事,是因為他們害怕被批判,害怕與精神健康和上癮相關的標籤。如果能夠令這些問題正常化,他們會比較願意尋求協助。」

上癮問題不會突然消失,上癮者需要得到幫助度過難關,並且在理想的情況下與他人建立聯繫以助康復。他們可能需要參與12步驟治療聚會,香港有很多這類聚會。

Leach補充說:「上癮之外,也許還有其他問題,例如創傷、抑鬱或焦慮會助長上癮,無可避免地會有某種原因令人作出有關行為,這需要與專業人士一同探索。」

此外值得考慮的是,許多人在高壓環境下工作,沉迷於某樣事物可能是他們尋求減壓的方式之一。

Leach說:「人們不斷尋求放鬆和/或解脫的方法,所以基本上,如果能夠不加批判地對此給予理解,便能給予人機會去尋求協助。」

本文已獨家刊載於《Human Resources》雜誌。
閱讀
1/2月號網上版香港《Human Resources》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