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Simmons & Simmons律師事務所合夥人Sarah Berkeley和合夥人律師Wendy Wong解釋豁免計劃的運作模式和合資格對象。

香港堪稱全球實施最嚴格防疫檢疫措施的地區之一,但荷里活女星妮歌潔曼上月獲豁免檢疫來港進行拍攝,隨後發現她在抵港兩天後到一家高級時裝店購物,惹起公眾憤怒和激烈爭議。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就事件向傳媒表示,「相關個案行程對關乎符合香港經濟發展利益的生產作業、業務活動或提供專業服務的目的屬必要,因此就檢疫安排給予一些局部豁免。」

此外,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於2021年5月28日公布致持牌法團的通函 — 適用於持牌法團高級人員的豁免,並於2021年6月21日發布更新,豁免若干持牌法團高級人員的部分強制檢疫安排。證監會期望放寬措施有助維持相對正常的金融市場經濟活動,使香港在新冠疫情期間能保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獲豁免接受香港的強制檢疫安排(豁免計劃)的重點如下:                

資格準則

兩類符合指定資格的高級人員可獲豁免接受強制檢疫安排,具體按每家持牌法團在每個曆月內的豁免計劃限額而定,概述如下:

  • 離港後返港的高級人員 — 擔當全球或地區職務,並以管理他們所負責的集團機構為主要目的而前往外國地區後返港的持牌法團高級人員(返港人員)。
  • 訪港的高級人員 — 以管理某持牌法團為主要目的而來港,並擔任與該持牌法團有聯屬關係的金融機構的全球或地區主管或高級人員(訪港人員)。

註:於抵港前21日內曾在第599H章下A1組或A2組指明的極高或甚高風險地區逗留的人士,將不符合豁免計劃的申請資格。


延伸閱讀:香港僱員強制接種疫苗:僱主須知


主要考慮

市場擔心香港的通關步伐相對全球其他主要商業中心慢,因此普遍對豁免計劃表示歡迎,但仍有一些憂慮。

首先,「高級人員」的定義相當含糊,例如當中規定必須以管理某持牌法團或其聯屬公司為主要目的而前往外國地區後返港/來港,但並不清楚相關人士是否需要擔當董事級別的職位。

此外,豁免計劃的範圍相當狹窄,因此在多大程度上可服務於重大商業目的值得商榷。

例如,證監會很可能會拒絕任何主要屬個人性質而前往外國地區後返港/來港的申請(例如,高級人員回國探親,但在旅程完結前安排了一些管理會議);或(ii)行程上的商業活動被認為是非必要或並非以管理為主要目的(例如會見客戶,或可以在網上進行的會議)。

與普遍國際新聞報導相反,即使申請獲批,豁免也遠非完全免除整個隔離監測期,即高級人員只可為了預先得到證監會批准的行程安排內列明的獲批准活動而離開其指定檢疫酒店或保薦持牌法團安排的住宿地點,並且必須使用符合條件範例的「點對點交通」。

對持牌法團施加的規定同樣嚴苛。

例如,持牌法團須負責安排點對點交通,並確保遵守相關指引,當中包括確保司機和車輛公司等其他相關方面採取嚴格的消毒和防疫措施,但任何持牌法團都難以時刻對這方面作出追蹤。鑑於違規所引致的監管風險,合規人員和負責相關事務的人員或難以有效監管這些要求。

結論

雖然豁免計劃展示了港府為恢復正常經濟活動所作出的努力,但實施豁免強制檢疫安排仍存在一些挑戰。當局或應重新評估相關規定,以便高級人員能夠較彈性規劃行程,並減輕持牌法團在確保合規方面的負擔,使豁免計劃能夠惠及更廣泛層面並達到預期目的。


延伸閱讀: Globally, 84% of business travellers say they cannot wait to travel again


相片來源/Simmons & Si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