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ENGLISH

曼谷排名第106位,孟買緊隨其後,排名第127位。此外,日本、內地和韓國多個城市亦躋身全球前20位。

有意派遣人才到國外工作的僱主可能要避開亞洲地區。據美世最新的《2022全球生活成本調研》顯示,亞洲城市在全球最貴外派城市排名中佔主導地位,香港在227個城市中位居榜首,領先於蘇黎世、特拉維夫和紐約,成為全球生活費最貴的城市。

香港的排名也領先於其他亞洲城市,包括新加坡(第8位)、東京(第9位)、北京(第10位)和首爾(第14位)等。

而馬來西亞、泰國、印尼和越南城市的排名如下:

  • 馬來西亞吉隆坡(第181位)
  • 馬來西亞新山(第211位)
  • 泰國曼谷(第106位)
  • 印尼雅加達(第151位)
  • 越南河內(第150位)
  • 越南胡志明市(第163位)。

在東南亞地區,曼谷的生活成本僅次於新加坡,排名第二貴,分析師指原因在於「泰銖強勢」。與此同時,新山獲評為區內生活成本最相宜的城市。

至於印度方面,孟買排名第127位、新德里第155位、清奈第177位、班加羅爾第178位、海得拉巴第192位、浦那第201位、以及加爾各答第203位。

亞太區人員流動負責人Tracey Ma談及調查結果時解釋:「與世界其他地區相比,亞洲的通脹率相對較低,除日本和韓國外,高物價和貨幣強勢繼續推動亞洲成為外派人員生活費最貴的地區之一。」

「過去數月,人民幣強勢也令中國內地的生活成本升高,北京、上海、深圳、廣州、青島和南京六個主要城市躋身亞洲生活費最貴的10大城市。相反,由於日元和韓元疲弱,日本和韓國城市的生活成本相對變得便宜。」

她補充表示,經濟和政治的不確定性推高價格,導致生活成本顯著增加,即使在發達和穩定的亞洲市場亦如是。「僱主有責任迅速採取行動來吸引和留住關鍵人才,面對不明朗時期,他們需要可靠的數據和明確的策略來制定人員流動方案,以確保僱員財政健康,同時保持業務效率和公平性」。

排名以外

除生活成本數據外,分析師亦發現新冠疫情、烏克蘭危機、匯率波動和廣泛通脹等問題正對員工的薪金和儲蓄造成「重大影響」,「可能會在全球人才爭奪戰中,為僱主帶來嚴重後果」。

因此分析師指,越來越多企業正採用「Local Plus」,即本地薪酬加溢價福利方案來制定外籍僱員薪酬,並傾向以人員外派計劃作為公司培養高潛質人才的工具,而非彌補公司內部某範疇人才短缺的支援機制。

此外,分析師觀察到在過去18個月期間,派往亞洲的外籍僱員顯著減少。隨著科技與數碼化迅速普及,優秀的資訊科技(IT)專業人才尤其短缺,並已成為「一些國家面臨的問題」。

其他地區排名

歐洲:四個歐洲城市躋身10大生活費最貴城市之列。四個城市均位於瑞士,蘇黎世在全球排名第2位,緊隨其後的是日內瓦(第3位)和巴塞爾(第4位)。

其他上榜的歐洲城市包括丹麥哥本哈根(第11位)、英國倫敦(第15位)、奧地利維也納(第21位)和荷蘭阿姆斯特丹(第25位)。

整體而言,東歐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是捷克布拉格(第60位),其次是拉脫維亞里加(第79位)、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發(第105位)和愛沙尼亞塔林(第140位)。另一方面,生活成本最低的東歐城市是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的薩拉熱窩(第209位)。

美洲:紐約市(第7位)仍然是區內生活費最貴的城市,其次是巴哈馬拿騷(第16位)。其餘排名第17至第112位的美國城市分別是:洛杉磯(第17位)、三藩市(第19位)、檀香山(第20位)、華盛頓(第29位)、芝加哥(第36位)和克利夫蘭(第112位)。生活成本最高的加拿大城市是多倫多(第89位),其次是溫哥華(第108位)、蒙特利爾(第125位)、渥太華(第132位)。

與此同時,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是卡爾加里(第141位)。

太平洋:太平洋地區生活費最貴的城市是新喀里多尼亞努美阿(第54位),緊隨其後的是澳洲悉尼(第58位)。奧克蘭(第95名)是紐西蘭生活費最貴的城市,而惠靈頓(第120名)是太平洋地區最便宜的城市。

生活費調查主要通過對超過200種商品與產品(包括住房、交通、水電煤費、食品和個人護理)的價格,以及貨幣波動、成本通脹和住宿價格不穩等基本因素來作評估。

延伸閱讀:亞太區性別平等表現:最好與最差


圖片來源/美世